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明勇的财经漫画

路在脚下延伸

 
 
 

日志

 
 
关于我

龚明勇,独立财经撰稿人、漫画师、多家培训机构特聘讲师,营销管理类理论及财经漫画作散见《销售与市场》、《中国商业评论》、《销售与管理》、《知识经济》、《华商》、《中国营销传播网》等媒体。著有《董明珠谈营销》。QQ:529506790 ,新浪微博:童子军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大盗阿里巴巴  

2014-07-16 23:24:34|  分类: 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猛地看到这个标题,你会以为编辑校对出了问题,应该叫做“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或者叫“大盗与阿里巴巴”才对呀,熟悉故事情节的人都知道,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依靠他的聪明才智,夺取了四十大盗辛辛苦苦多年积聚的财宝,他,其实是一位超级大盗。
         马云显然深谙此道,其创办的阿里巴巴公司延续了这种光荣传统。阿里巴巴和淘宝这些年创造了无数辉煌,但是关于这个商业帝国的负面报道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早在2011年2月,电子商务企业阿里巴巴公司首席执行官卫哲和首席运营官李旭辉为公司存在的客户欺诈行为而引咎辞职,据内部调查显示,2009、2010年两年间,两千多家“中国供应商”欺诈客户,而阿里巴巴直销团队一百多名员工涉嫌参与协助这些公司以合法身份在阿里巴巴行骗。
        从2009年开始,阿里巴巴国际交易市场上有关欺诈的投诉就时有发生。B2B管理部门关闭涉嫌账号并采取相关措施以图解决问题,但由于阿里巴巴集团在整个过程中并未对公司管理层进行严格监管,为了创造业绩,阿里巴巴的管理人员默许了一些不法行径的存在。尽管阿里巴巴董事会老大马云对此痛心疾首,表示对于这些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绝不会容忍姑息,必须采取措施捍卫阿里巴巴价值观,管理层更要积极承担相应责任。但是类似情况依然层出不穷,直到最后实在掩盖不住了,砍了卫哲这两头替罪羊了事。
         阿里巴巴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汇集了海量的信息流、资金流,而使这些流转起来的基础条件是信任,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而任何不诚信事件都可能使这座电子商务大厦倾刻倒塌。此次诚信门事件,充分暴露出阿里巴巴信用风险评估的脆弱,以及阿里巴巴过于追逐利益的价值观。经过阿里巴巴认证的企业,本来应该赢得大家的信任,却有超过2000家参与了对买家的欺诈,对此,阿里巴巴难辞其咎。
        紧接着,淘宝旗下聚划算也摊上大事了,淘宝系小二腐败曝光。阿里集团承认问题存在,解除公司负责人职务、开除违规员工,为推动聚划算业务进一步健康透明公正运营,免去阎利珉聚划算总经理职务。
         一些淘宝商家血泪控诉了一些常见的“小二”腐败现象。如在受贿“小二”的庇护下,不少卖家甚至知名淘宝品牌虽然持有质检报告,但所售产品却是真假掺杂甚至全是假货;商家如果没有遵循潜规则,纵然合法经营,却连门槛都不能进。
         “小二”即淘宝管理人员,其职责是监督审核商户,要求其提交质检报告、样本检验、以及监督商户价格需低于淘宝规模销售最低价,权利虽小,却是县官不如现管。巨大寻租空间之下,为了能上聚划算,有的不法商家便动了歪心思,向“小二”们提供贿赂,以便蒙混过关,后者吃人嘴短,则为之提供各种便利条件。
         在一个法制监管匮乏的社会,任何权利都会伴随着腐败。腐败现象当然不限于聚划算。淘宝整体生态环境如此,谁也难以独善其身。从删除差评,推广店铺到利用规则分配给商户更多流量资源,淘宝小二可以利用大把的权利给自己换取利益。有淘宝商户曾将其成功经验调侃为“得把小二处成自己的小三”。而其它性别的商户则笑评说应该是“把自己处成小二的小三”,做淘宝生意做到这个份上,节操何在?
        除了监管不力,这也与销售团队的业绩激励政策有关。一位前资深淘宝系人士说,相比早期团队,如今年轻一代淘宝人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淡了,变得更加现实和功利。过去许多普通员工同样手握很大资源权力,但因拥有创业精神,而今多数又拥有股权,不会贪图小利,以身试法,而现在的新员工没有,心理的不平衡,加上业绩的重压,导致乱象丛生。
        人无信无以立,如无德呢!有人说,马云2011年6月从美国和日本强盗手中拿走支付宝是一种民族主义的伟大胜利,这的确很令人振奋,但是细想之下,马云在明显损害其它股东利益的情况下,擅自将合资公司核心资产转入自己私人公司名下,且转让价格超低显失公允,严重违反股东之间的契约精神。这明显是一种违反商业道德的行为,就像娃哈哈宗庆后当年对抗达能打的民族牌一样,无理取闹,巧取豪夺,就差没有像阿里巴巴那样图财害命了。
        浙江阿里巴巴是一家内资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注册资本7.1亿元,马云拥有其中80%股份。马云先后两次将支付宝股权全部转入该公司,所以,现在的支付宝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资企业。
        按照中国《公司法》规定,如果上市公司转移资产达到25%以上,就必须通过董事会决议。然而,这只是一种假设性推理,因为阿里巴巴并不是一家中国公司,它的注资地在开曼群岛,适用注册地法律。而开曼群岛与中国不同,它的《公司法》对公司董事会的授权非常大,公司治理基本上都是依据《公司章程》,只要股东没意见,清官难断家务事,谁也管不着。而且,阿里巴巴在中国大陆是一个非上市公司,《公司章程》不需要对外披露,上面写的什么,谁也不知道。
        据马云解释,将股权转入浙江阿里巴巴是为了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中国人民银行明确要求,第三方支付企业外资比例不得超过25%。如果支付宝是个纯粹的中资企业,就可以顺理成章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雅虎也明知道中国的政策,放弃股权控制,而进行协议控制。但是,阿里一旦这样做了,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和偷盗就没有任何区别。
2011年是个多事之秋,淘宝商城(天猫)在这一年开始实现从蓄水养鱼到战网捕鱼的战略跨越,大额保证金收取引发反淘宝联盟的“十月围城”事件,如果这次事件让他看到广大群众并非砧上鱼肉任人宰割的话,那么,系列诚信门事件更让马云感觉到阿里原有价值观的改变,大淘宝内部员工唯利是图,离心离德,更让人感到淘宝并不是一个坚不可摧的牢固堡垒。
        在阿里集团内部,马云是个伟大的企业家,是个无所不能的神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长袖善舞,进退自如。
2012年6月,阿里集团旗下B2B上市公司阿里巴巴停止交易,并正式退出香港联交所。不是因为亏损,从募集资金上市,到退市私有化,阿里巴巴的经营策略十分诡异。
        对于私有化的解释,阿里巴巴在公告中声称,这是业务战略转型的需要,B2B已经成为阿里集团的“鸡肋业务”,其现在重点发展的是淘宝、天猫和支付宝业务。同时私有化也是给小股东们提供变现投资收益的机会(这种说辞太让人感动,以致我欲辩忘言)。从投资的角度,对于不良资产,合乎逻辑的做法是出售,而不是继续掏出真金白银进行持有,唯一的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股权控制。
        由于私有化举措恰好发生在阿里集团与雅虎股权谈判陷入僵局的敏感时期,我们不能不产生这样的猜疑。阿里巴巴实现私有化后,显然有利于推进雅虎回购交易的顺利进行。尽管阿里集团与雅虎对于回购股份的谈判有颇多分歧,但“资产+现金”依然是双方乐于接受的交易方式。对雅虎而言,有意持有优质资产以获得长期收益,而持股集团公司还是子公司并没有实质性差别;对马云而言,为了保持对集团公司的控制权,出让子公司股份或是一个可接受的方案。
        阿里集团将以71亿美元价格(其中已包括雅虎新增的价值8亿美元的优先股)回购雅虎20%的股权。不过,随着信息的逐渐披露,市场才发现这桩大交易刚露出冰山一角,因为据相关协议,阿里集团必须在2016年之前实行IPO,而且融资金额不低于30亿美元。果不其然,阿里集团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全面IPO了。
        抛开阿里上市五年就退市的功利和决绝不谈,接下来的整体上市过程更加耐人寻味。就在上个月,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忽然对外公开宣布,“今天的香港市场,对新兴企业的治理结构创新,还需要时间研究和消化。我们决定不选择在香港上市。” 
       阿里集团本想挟资产以令市场,但香港方面不吃这一套,香港证监会为此专门召开董事局会议,对于“任何会被视为对阿里巴巴作出豁免,使其不需遵守现行上市规定”的改变,证监会都予以否决,其中包括允许阿里巴巴采取合伙人架构的建议。这意味着给阿里关上了上市的大门,而阿里碍于脸面,公开宣布选择不在香港上市,找台阶下的用意就很明显了。
       港股路既然已断,马云面前只剩下两条路,一条是国内A股,但问题是中国证监会不像淘宝小二那般好对付,拿俩钱就可以买通,阿里在很多硬件条件上达不到要求,就无法上市,即便阿里为在国内上市舍得削足适履,目前低迷的A股市道也不大可能创造传说中的1000亿美元市值,更不允许所谓的“合伙人制度”。
        纳斯达克倒是可以试试,但问题是,美国的相关监管过于严格和透明,如果纳斯达克好混,何必在香港自取其辱,还不要说当年因为支付宝事件,阿里集团在美国资本市场名誉扫地,很多美国投资机构和一般投资者为此并不看好阿里。
        在马云的“合伙人制度”中,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由阿里巴巴内部元老组成的合伙人群体提名,而不是按股份多少分配董事席位。而双重股权架构则是企业可发行具有不同程度表决权的两类股票,持有者同股不同权,比如企业管理层持有的股票表决权可能与普通投资者持有的表决权是10比1。两者在本质上如此相似,都是同股不同权,其作用都是可以使管理层一直牢固把控公司。
        在双重股权架构中,公司创始人或管理层只提供了小部分的资本,却享有与付出成本不成比例的、大得多控制权,而一旦他们做出了错误决定,却又只需承担很小的责任,市场又靠什么来约束他们,小股民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如果政治领域允许双重股权结构,一定是独裁者的最爱,因为这既实现了民主,又实现了独裁,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里有一条法律原则,“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说的正是这个意思。因此企业管理层有理由说,双重股权结构有其制度优越性,目的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为了更高的管理效率,更快的发展速度,为了股民的根本利益!但是这话,除了他们自己,谁都不肯相信。
        马云早已说过,“不在乎在哪里上市,但我们在乎我们上市的地方必须支持这种开放、创新、承担责任和推崇长期发展的文化”。阿里对合伙人制度的偏爱,说到底,不是对创新的感冒,而是对权力的热爱。 
        而就在今年,一位拥有“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异物、凌空题辞、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等所谓“超凡本领”的气功大师王林被网络推上风口浪尖,而其众多的忠实拥趸中,竟然包括堂堂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和一般的粉丝不同,在马云看来,自己对大师的兴趣是超越科学的,他发微博说,与王林结识是出于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很多人因为科学而迷失信仰,自己结交异能大师,却是在追寻信仰的道路上。
        王林事件,透射出的其实正是中国人整体面临的信仰缺失。不要说一般普罗大众,连一些成功人士都不再相信道德和信任这一商业基本原则,而去信奉怪力乱神的东东。
        很多年前,早在金融危机时,马云就表示过 “我们不缺钱,我们缺精神、希望、梦想和价值观。我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英雄。我们有机会看到一个新的世界成长和到来。” 马云也曾经说过:假如说认为再有灾难的话,即将到来的灾难,是信心危机、信任危机。在旧的商业体系破坏,而新的商业体系没有建成之间的空隙之中,我相信很多的问题会爆发出来。只能说,马云对此很有思想预见性,但是至于他是怎么做的,善良的人们还在揣摩之中。
        和当年相比,如今的淘宝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其一天的销售额就可以达到数百亿,而支付宝、余额宝以及阿里银行等准金融业务以及金融业务的开展,更让马云现金充裕,信心爆棚,资本的力量不仅可以帮助人为所欲为,更可以一手遮天。以至于马云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去改变银行。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和金融体系都可以被一个人改变的话,这个人如果丧失了起码的良心,那是很可怕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