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明勇的财经漫画

路在脚下延伸

 
 
 

日志

 
 
关于我

龚明勇,独立财经撰稿人、漫画师、多家培训机构特聘讲师,营销管理类理论及财经漫画作散见《销售与市场》、《中国商业评论》、《销售与管理》、《知识经济》、《华商》、《中国营销传播网》等媒体。著有《董明珠谈营销》。QQ:529506790 ,新浪微博:童子军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老妖与神曲  

2007-02-08 17:01: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妖与神曲

老妖和神曲是我在一个著名的摄影网站上认识的几个朋友中的两个,大家都是热爱摄影的人,聊得久了就自然成为了朋友。后来由于工作的缘故也没有时间常常摄影和网上聊天,有些便彻底的断了联系,只有他们两个,虽然只能间或得到一些消息,印象却越加深刻起来。

认识老妖是在那网站的聊天室里,一天我在单位值着夜班,便在办公室的电脑前胡乱和几个人聊着相机的一些事情,夜什么时候深的我不知道,最后剩下的就是他——老妖,我们谈的好像很投机,他祖籍天津也正是我上学的地方,早几十年随父母举家迁往香港,现在那里做着一个国际运动品牌的总代理商,四十几岁的样子,家里一位家庭主妇和一个上着小学的孩子,很幸福的一家,我看过他传过来的一些相片,从家庭合影,学校,大排挡,小鸟到他给员工买的蛋挞。我也给他传,不过总没有他的精彩,他的相机比我的好许多。

在聊天室里,有一天来了一位小妹妹,上来就语出惊人:不如死了算了!她的网名叫神曲,和意大利诗人但丁写的那首长诗同名,我后来嫌不好听就叫她神曲,后来便一直这么称呼了,但是她好像一直热衷于使用神曲这个名字,几年如一日,从不改变。神曲那时是在风景秀美的园林城市苏州做着记者的职业,那是我梦寐以求的职业,后来我终于做上了,而她却不再做了,她文笔卓绝、细腻隽永,是个做文字的好材料,只是后来没有坚持下来。我的收件箱里至今还保留她的几篇文章,有时候打开看看,有一篇叫做“不知最贴切”,我最喜欢。

神曲是个典型的悲观主义女孩,对什么都抱着绝望的态度,经常在聊天室里叫嚣要死要活,这引起了我和老妖的注意,不过后来发现她只是爱嚷嚷,从不行动的,便也放下心来,有一次我们相隔数月才在网上碰到一次,我骂她:还以为你自绝于人民了呢,她哈哈地笑。

三人一起聊了那么一阵,大概半年的样子,由于家里的宽带到期,便没再去交钱续费,快到期的前几天,跟若干网友群发了告别邮件,算是辞别。忘了当初跟神曲怎么说的了,反正我跟老妖最后一次在msn里说了要他多关心神曲,因为她的思想状况不好,随时会想不开,作为朋友,这也是我们应尽的一份责任。老妖答应了。就此作别。

大约过了一年,当我再次能够在网上遨游的时候,只偶尔能见到神曲,老妖则彻底从我的msn里消失了,我问过很多次神曲,她只说不知道,我锲而不舍地见一次问一次,问到她也烦了,因为我有种预感她知道老妖的下落。直到有一天,很晚了,我仍在电脑前码汉字,她好像有很多话要跟人倾诉,她跟我说:你不要吃惊,我跟你说关于老妖的事。我振作了精神,看到她通过msn传过来的几个字,惊诧万分。

他们一直在一起。

我没问他们当初是怎么一回事,神曲说,老妖第一次从香港过来和他在宾馆里见面的时候,据说老妖流了眼泪。从此之后他们经常幽会,老妖会借口国内有业务出关来和她缠绵几天再匆匆回去。后来神曲因此辞去了记者的工作,我问她,你是图他什么,钱!她反问我,说你看我象那种人吗。我看过她的相片,典型苏杭美女,身材婀娜,明眸皓齿,又有那样好的文笔,我不信她是因为图香港人的钱。她曾在贵州山区支教,给一班贫穷的山区孩子们义务授课,那种布道者的行为我尚且做不出来。

在感情这件事上,男人永远没有女人那么投入,那么崇高,他只要对方的身体,而女人则要对方付出真心。神曲为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老妖付出了年轻的身体,为他堕胎,而老妖除了付出港币,却不肯为她再做其它的牺牲。神曲幽怨地在那里说,我不需要他有什么承诺,包括为我负责,我只在乎能够拥有,这就够了。

我气极败坏地骂神曲,劝她赶紧跟他分手,老妖幸福的家庭绝不会为你发生任何改变,这场虚幻的恋情一定没有结局的。她只是不听,说我不懂他们的感情,她经常跟他耍脾气,他被逼急了就会哭。我不知道一个事业成功的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哭是什么模样,但我想这除了证明他的虚伪,什么也解决不了,真的爱一个人就该为她负责。

我开始有点明白老妖为什么对我避而不见,我想他的心里有愧。我问神曲要他的电话,想在电话里痛骂他一顿,她不给,说不必那样,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于是我也恨自己,当初真不该跟他说那些话,好像是出于对她的关心,实则扮演了一个可笑掮客的角色。

从那之后,我也不再多嘴问他们的事情。有时候下的晚了,看到神曲的头像孤零零在那里闪烁,我问她还好吗,她说还好,谢谢!也许她长大了,两年前她桀骜不驯,出语尖刻丝毫不留情面,而现在却温静谦和,懂得礼貌和体谅他人。

我时常猜想他们在一起的模样,老妖搂着神曲娇小的身体,脸望天花板的无奈神情,而神曲却仍然在美梦中酣睡……这种猜想很奇怪,也许该强迫自己多给别人一点理解好些。

“我走过我们人生的一半旅程,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这是但丁那厮在那首著名的诗篇里开篇所吟诵的。我不知道到底是由于幽暗的森林使人迷失了方向,还是真的人在路上遇到贪婪的母狼,并受到了她的一些诱惑。

老妖和神曲,我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